散文
散文 2017-05-31 15:40 阅读:662

在明镜般的稻田里,白白的云朵,蓝蓝的天空,人们似乎穿梭在蓝天白云之间。信手扯着青青的秧苗,信口扯着朦胧的心思,却在不经意之间,扯出了六月酽酽的情结,哦,丹水的儿女,在六月的水响里,一任芳池肆意地蔓延,蔓延就蔓延吧!丹水南北的田埂上,索性放亮歌喉,浓郁的乡韵

散文 2017-05-26 11:04 阅读:756

艾叶早已散发出奇香我就知晓端午节即将登场若问来历那要追述到春秋时期的蛮荒是祛病防疫的节日挂菖蒲蒿草艾叶熏苍术白芷喝雄黄战国末期楚国出了个杰出的政治家

散文 2017-05-25 21:23 阅读:509

前一段时间,雨就像从没下醒过,断断续续、连连绵绵,浸润着山头、岩石,一口气洋洋洒洒就是一个多星期。以致于丹水堤岸旁的“和尚洞”大方量的岩石垮塌,有的垮下来了,没垮下来的还悬在岩头,阻隔了交通、垮塌下来的岩石砸坏了输电线、粗大的水管,虽然公路路政部门抢修及时,但

散文 2017-05-23 20:58 阅读:470

在我们鄂西农村有一件极为普通的农具——风斗。有的地方还叫它风车、风樯,是一种木制的除谷物、米粒杂质的农具。它的顶端是一个料斗,下端是四只脚架,左边是主次分料口及风口,主料口靠内,次料口在外,右边是一个风鼓,风鼓内有四页风扇,风扇由z型摇柄连接,摇动手柄,风鼓内

散文 2017-05-22 16:51 阅读:531

在丹水老家屋后,成片成块的的是即将成熟的麦穗。麦熟一晌,转眼间,随着阵阵扑鼻的悠悠麦香,一个金灿灿的麦收时节,伴着快乐与繁忙的脚步来临了。在我们老家丹水,割麦子、收麦子,是整个麦收季节最累的活。每天凌晨三四点,天还没亮,大人们便带着头天晚上磨好的镰刀和准备

散文 2017-05-19 08:54 阅读:467

从乡下回到城里,一般是在周末期间。而在这期间,就是再忙,我也要挤出时间,陪着家人去逛逛超市,看看鞋店。在嘻来嚷去的人群中,看那人们穿着的各色服饰、脚下蹬着的高档名牌皮鞋。时不时有戴着遮阳帽,宽边墨光眼镜的摩登女郎与你擦肩而过。空气中便留下了一阵奇香。正如人们常

散文 2017-05-17 23:10 阅读:636

一淮润乡崔家河村杨家坝寨子里杨忠明的母亲,就这样在人间蒸发了。一时成了杨家坝寨子里的爆炸性新闻,大家都觉得一个活溜溜的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这太不可思议了。原来,一天早上杨忠明妻子郝秀梅做好早餐,喊杨忠明到老母亲黄发芬卧室,催妈起床吃早饭。

散文 2017-05-17 12:36 阅读:493

老榨坊,在原来流溪口进去,大约三四里路远的地方,小地名叫“桐麻树场”。这里,是我儿时玩得最多的地方。因为我父亲曾经在这里工作了好多年,我只要一有空,就喜欢从家里跑到这里来。曾记得有一次,我在家里可能是不听话,惹妈妈生气,打了我的家伙。一气之下从家里跑出

散文 2017-05-16 16:18 阅读:667

七十年代末,我奉命在川汉天然气管道工程,高家堰连队任指导员,成天与连队那帮兄弟姐妹们战斗在管道工程工地上,好不快活惬意。正如孙悟空迎风出世,在林间跟众猴子玩耍,在涧水中洗澡,见那股涧水奔流,真个似滚瓜涌溅。于是,大家商量去找找这股山泉的源头在哪里,喊一声,

散文 2017-05-15 20:27 阅读:529

“哐嗒——哐嗒——哐嗒——哐嗒——……”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而此时的我正在大都市的武昌陆军总医院,“赫兹共振”室内进行身体检查,当我被医生扶上检查台面上,随着台面滑向赫兹共振医疗器械里面,耳边不时传来这种熟悉的音响。冥冥之中,我似乎想起来了,这不是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