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 2016-10-22 16:32 阅读:421

每当夏天到了,吸血鬼蚊子几乎搅得人们不得安宁。你看那污水井、混有污染物的积水、外溢污水,垃圾、发霉水果等都是蚊子生活的舒适环境,低洼处积的雨水,多日被太阳暴晒的也成了蚊子的安生之所。不知从那飞来一只讨厌的苍蝇,在人们眼前“嗡嗡”地飞来飞去,搞得人人心烦意乱。

散文 2016-10-21 11:01 阅读:510

进入秋季,菜园里有白菜。香菜和大葱。这些菜绿油油的,真惹人喜爱。瞧!这些大白菜多么像一个个碧绿的翡翠呀!白菜的叶子很大,又有些弯曲。只是每兜白菜的叶片上,麻麻癞癞,大窟小眼。一天深夜,这一大片白菜地来了不少不速之客——蜗牛。蜗牛的头原先是缩进壳里的

散文 2016-10-20 13:12 阅读:532

到了玉米收获季节,人们挑灯打火,把那黄灿灿的玉米一背一箩的运回家里。然后手拿银镰把玉米梗也成捆成捆的收获回来。只见人们把那笔挺的高粱秆,晒干,搡去叶子,再用柔软的柳条、麻绳缀上“腰”,沿院落四周刨一溜半尺深的沟,将玉米秆下刨坑埋好、踩实,篱笆就算是夹成了。

散文 2016-10-19 11:12 阅读:1185

一群大雁在头雁的带领下,正从北边的长白山往南边飞来。她们飞过了大兴山、阴山、太行山、贺兰山、六盘山、天山、祁连山、大兴安岭、昆仑山,经过长途的跋涉,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南北分界线的秦岭。她们在秦岭峪天坛浴场,作了短暂的休整后,又启程继续往南飞。

散文 2016-10-18 18:24 阅读:744

彩云姑娘性格外向,活泼好动。她双手轻抚着太阳公公的头,为他梳理着发丝,仿佛彩云姑娘在他眼前飘来浮去。那柔软的芊芊细手,一会儿帮太阳公公理发丝,一会儿帮太阳公公捋胡须。也不知是因为彩云姑娘手太重了,还是怎么了。惹得太阳公公生气了

散文 2016-10-18 09:37 阅读:992

清晨,原野到处一片寂静。一只蚂蚁,钻出洞穴,准备到外面去寻找食物。只见他顺着河沟堤岸边,仔仔细细的寻觅,还是一无所获。食物没找着,他倒是有了一种新的发现。堤岸旁飘来一种幽香,那香味直扑入他的鼻羽,使他感觉清爽、奇异。他向堤岸的一边高兴地爬过去,哇!太美了。

散文 2016-10-17 11:54 阅读:876

“哎呀!妈妈,您把我蒙得已经无法呼吸了呢?”一座座群山的峰顶,拼命地摇头晃脑。“不这样不行啊!气温下降,寒气袭人。恐怕你们着凉哦!”浓雾锁裹着山头。事情是这样的,季节进入到深秋,凉风习习、寒意渐袭。浓雾妈妈,生怕她的儿孙们——矗立着的群峰们着凉

散文 2016-10-17 09:18 阅读:1069

丹水,整个山峰都笼罩在晨雾之中,不见山顶,只能看见群峰的腰部露在人们的视线之中。那是因为雾绕山头山绕雾的结果。雾漫之中的大山真是“渺渺烟波深壑腾,半遮半掩数峰青。犹如待字闺中女,常隐罗帷怕见生。”那城、那河、那古路、那山影,是终年给你预备着的

散文 2016-10-16 18:34 阅读:764

六月的天气还真叫有点热,小草正在午休,昏昏欲睡,“扑哧——扑哧——”的鼾声,如闷雷滚动。以致于头顶上天空暗淡阴沉、乱云翻卷他都全无所知。一滴小雨点从高空坠落下来,落在了小草的身上,使他吃了一惊。“谁呀?谁呀?是谁呀?不知道我正在午睡么?”

散文 2016-10-15 17:35 阅读:1290

河岸旁的几株垂柳,在细风吹拂下,就像在人们面前,尽显出她们的妩媚。枝条上隔一定的距离,都拱出和枝条颜色相近的星星点点的些许肉包包。远处的河面上。我欣喜的发现,一只燕子,斜着身子贴近水面,偶尔用尾尖点一下水面,平静的水面上,顿时泛起了圈圈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