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印象
散文  2016年11月03日  阅读:51891

老街,那是在我遥远的记忆中的景象。

它如一件件珍品,留存在我的脑海里、深藏在心底中。半个多世纪忽倥而过,至今还在我眼前清晰可辩。

称它为“街”。其实并不长,从东头起到西头至,将近有三里路程吧!

老街的东头接和尚洞,这里只有一栋茅草房,坐北朝南,看上去不高,矮塌塌的,木架顶,屋梁上三、四根脊木嵌入其中,分四面都有搁木、柃子。在外面看东西两侧有均飞橼。儿时我曾进去过,内空很大,大三干,正方后面还有隔开的三间房子。房子四周围都是农田,房门前有一条笔直的泥巴路,足有五十多米的样子,连接到一条狭窄的土公路。路的两旁是搭着竹篱笆的菜园,丝瓜的藤蔓儿攀爬其间,开出了金黄色的花,花下一条条嫩绿的小丝瓜,逗人喜爱。

无论你什么时候从这条土路上经过,都是蜂飞蝶舞。因为这家主人在门前的两侧木架子上墩有两笼家养的蜜蜂。只不过,我每每从这儿经过有些提心吊胆,生怕那些翻飞的蜂儿,蛰疼了我。所幸的是这些勤劳的蜜蜂,飞进飞出,只顾着采它的花粉,酿它的蜜。没闲工夫搭理我。除非你招惹了它,那它就会毫不客气地对你秋后算账。如若是那样,那也是你自讨苦吃,乡里老人说的“撩蜂蛰眼”。

这家,共五口人,女主人高高挑挑的身材,长长的头发捥成髻,紧扎在后脑勺上,标准的瓜子脸,杏眼,紧贴太阳穴的眼角总向上挑起,眉毛颜色浅浅的,长长的、高高的鼻梁,嘴巴大小适中,但说起话来,嗓音粗大。据说她的原配丈夫因病,英年早逝,落下三个儿子。